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2020-07-24 12:00:18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貴陽7月24日電 題: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新華社記者王麗、齊健、向定杰

  浩渺太空,衛星默默“凝視”著大地。中國西南山鄉的滄桑巨變,都被盡收眼底。

  千百年來,深山溝壑阻斷了貴州與外界的聯通,也讓這里成為脫貧攻堅的主戰場。黨的十八大以來,貴州實現了從“全國貧困人口最多”到“減貧人數最多”的歷史跨越。

(新華全媒頭條·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圖文互動)(1)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拼版照片的上圖為2015年建設前的貴州省晴隆縣三寶街道阿妹戚托小鎮衛星地圖截圖(以公路為界:右為阿妹戚托小鎮,左為晴隆縣城);下圖為2019年建設完成后的阿妹戚托小鎮衛星地圖截圖。新華社發(貴州省測繪資料檔案館供圖)

  賞景鑒圖更知不易。交通圖、城鎮圖、產業圖……昔日場景再次呈現,變遷印記得以追溯,一個個扭轉命運的故事也由此牽出。

  崇山峻嶺間改寫“交通圖”

  趁著雨后放晴,25歲的苗族青年韋金水迅速組織鄉親們復工。

  在蘭海高速重遵擴容項目T12標段,有一群特殊的“工人”。37人全部來自貴州20個極貧鄉鎮之一的從江縣加勉鄉,大多是建檔立卡貧困戶,其中還有17對夫妻。

(新華全媒頭條·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圖文互動)(4)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韋金水(中)和他帶領的勞務隊員在蘭海高速重遵擴容項目T12標段工地施工(6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加勉鄉污弄村,韋金水的老家,時隱時現于云濤霧海中。打開衛星地圖,月亮山一道道綿延的山脈,將這個苗寨緊緊“囚鎖”。

  山里人對路十分渴望。幾十年前,村民們自發修路,那時缺少炸材,大家就用火燒石頭,然后用水淋一下,高溫的石頭就會裂開。

(新華全媒頭條·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圖文互動)(2)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貴州省從江縣加勉鄉新修的通村公路和橋梁(3月31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因為交通不便、生活貧困,韋金水讀完初中就到廣東學裝修、貼瓷磚,但微薄的收入只能勉強為生。

  脫貧攻堅決戰,貴州省交通運輸廳整體幫扶從江縣。2017年,加勉鄉通往外界的公路啟動改擴建工程,項目需要就近招工,返鄉的韋金水積極報名。

  “開始是去項目部貼瓷磚、修門柱?!表f金水笑著說,干了15天就掙了6000元。

  “不如你來拉個隊伍,帶著老鄉們一起干?!表椖坎抗膭钏???梢婚_始,韋金水只找到六七個人?!昂芏嗳瞬粫?,我就手把手教他們砌磚、放線、抹水泥漿?!?/p>

  在這過程中,韋金水自己也學到了不少公路施工技術,包括操作挖掘機和裝載機。

  在政府鼓勵下,韋金水牽頭成立村級工程建設專業合作社,成了一名勞務隊長,跟著他修路、學技術的農民越來越多,平均月工資4000多元。

  “帶村民找到出路,我也找到了夢想之路?!表f金水說,自己去年報考了貴州交通職業技術學院道路橋梁工程技術專業,還在繼續學習提高,他想帶著這個班組修路修到全省各地、全國各地。

  從江縣交通運輸局局長梁國本說,從江的每座山、每丘田,都很漂亮,交通改善了,將為全縣經濟社會發展尤其是旅游產業奠定堅實基礎。

(新華全媒頭條·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圖文互動)(3)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拼版照片的上圖為2020年3月31日,下地勞作歸來的村民走在貴州省從江縣加勉鄉真由村新修的通村公路上(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下圖為2016年12月3日拍攝的從江縣加勉鄉真由村的通村道路(貴州橋梁集團供圖)。新華社發

  從最邊緣到最前沿,路是一部歷史,書寫著曲折與輝煌。貴州最后一個通公路的縣是從江,最后一個通公路的鄉也在從江。過去從江到省城貴陽要2天時間,現在乘坐高鐵只要一個半小時、走高速也只需4小時。

  從江的變遷也是貴州交通大踏步前進的一個縮影。連綿的群山中,人們遇山鑿洞、逢水搭橋,縣縣通高速、組組通硬化路,正在為曾經偏遠的生活,創造出前所未有的坦途。

  壯闊遷徙中勾勒“城鎮圖”

  路,連著城鎮。沿“二十四道拐”抗戰公路往東北5公里,是晴隆縣城??h城再往東約4公里,是三寶街道阿妹戚托小鎮。

(新華全媒頭條·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圖文互動)(8)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拼版照片的上圖為2019年6月6日拍攝的貴州省晴隆縣三寶街道阿妹戚托小鎮新貌(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下圖為2017年搬遷前的晴隆縣三寶彝族鄉舊貌(無人機照片)。新華社發

  “阿妹戚托嘞,阿妹戚托嘞……”只要晚上不下雨,小鎮的金門廣場上就有一群盛裝的“姑娘”,圍著篝火“踏地為節、以足傳情”。

  她們跳的“阿妹戚托”,原本只屬于大山,是三寶彝族鄉姑娘出嫁時才跳的原生態舞蹈。

(新華全媒頭條·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圖文互動)(5)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搬遷戶的孩子們在貴州省晴隆縣阿妹戚托小鎮參加文藝演出(2019年6月6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14歲開始學“阿妹戚托”的文安梅,從沒想過能把舞跳出大山。如今,她已是晴隆縣阿妹戚托藝術團團長。

  “以前在土坡上自娛自樂,現在廣場中給成百上千游客表演?!笔⒀b的文安梅介紹,跳舞的100名群眾演員,都是大山里搬遷出來的貧困戶。

(新華全媒頭條·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圖文互動)(6)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貴州省晴隆縣阿妹戚托藝術團團長文安梅(前左)在領舞(6月9日攝)。新華社記者 齊健 攝

  笑容寫在臉上,幸??淘谛睦?。

  文安梅的家鄉三寶鄉也是貴州20個極貧鄉鎮之一,還是全國罕見的易地扶貧整鄉搬遷地。只有一條盤山路通往外界,三寶坐落山巔,深谷環繞。

  如今,全鄉1233戶5853人全部走出大山,住進配套齊全的新家園?,F在繁華的小鎮廣場,過去也是沼澤地,旁邊是幾座石山。

  “喀斯特山區用地條件有限,要把這塊不適宜居住的土地建成宜居的新城,只能反復測量、削峰填谷,新增千余畝建設用地,把洼地勾勒成湖,依山勢建成一棟棟安置房?!鼻缏】h副縣長封汪鑫說。

  圍繞就業就學就醫,三寶街道配建了300畝產業園,已入駐9家企業提供3000多崗位,配套教育園區保障從幼兒園至高中“家門口入學”,兩個醫院方便“家門口就醫”。

(新華全媒頭條·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圖文互動)(7)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搬遷戶在貴州省晴隆縣阿妹戚托小鎮的扶貧車間里加工服裝(2019年6月6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而包括產業用地在內,三寶街道規劃建設面積1750畝,相當于再造一個晴隆老縣城。通過易地扶貧搬遷,晴隆縣城鎮化率由搬遷前的28%提升至41%。

  “十三五”期間,貴州實施易地扶貧搬遷188萬人,95%以上實施城鎮化集中安置。全省新建安置點946個,累計建成住房45.39萬套,整體搬遷貧困自然村寨10090個,徹底挪窮窩、換窮業、斷窮根。

  “新市民”進城,刺激了城鎮消費、就業、設施建設等方面的發展,大量勞動力向城鎮集中,為貴州縣域產業發展提供有力支撐,至2019年末,貴州城鎮化率已接近50%。

  高山壩區里描繪“產業圖”

  端午過后,貴州海拔最高的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雙龍鎮蔬菜基地,農民們正忙著采收新鮮一季的西蘭花?;貏展さ?00多名工人,大多都是來自周邊鄉鎮的貧困戶。

(新華全媒頭條·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圖文互動)(11)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這是貴州省威寧縣雙龍鎮蔬菜基地(6月17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貴州新一佳農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技術員石家福說,過去這里種土豆或玉米,每畝年收益只有千把元?,F在種上西蘭花、萵筍、辣椒、荷蘭豆、白蘿卜等時令蔬菜,畝產值平均超過萬元。

  地處烏蒙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威寧縣,交通閉塞、高寒缺水,長期是貴州“貧中之貧”。然而,高海拔、低緯度、日照長、溫差大,特殊“稟賦”蘊含新機。

(新華全媒頭條·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圖文互動)(10)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農民在貴州省威寧縣雙龍鎮蔬菜基地采收西蘭花(6月17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脫貧攻堅,公路入云端、清水山上流,改變了邊遠貧困縣的“方位”與“格局”,也讓高原沃土漸漸“蘇醒”。當地因地制宜發展蔬菜、水果產業,打造優質高山冷涼果蔬基地。

  37歲的威寧縣玉龍鎮新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何憲超,2019年易地扶貧搬遷到縣城邊的新區?!斑M城了,今后的生活靠什么?”看到縣城邊廣袤土地的產業潛力,他邀約另外4名搬遷戶共同創建合作社,承包400畝土地種蔬菜。

  “很多搬遷戶,特別是四五十歲的‘弱勞力’都能在基地務工。有一份穩定收入,心里才更有底?!焙螒棾f,縣里統一布局產業,土地、技術、市場都有政府給力支持,威寧果蔬正源源不斷銷往大西南、粵港澳和東南亞市場。

(新華全媒頭條·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圖文互動)(9)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在貴州省威寧縣雄山街道易地扶貧搬遷就業基地,建檔立卡貧困戶何憲超(右二)與其他搬遷戶在他們共建的蔬菜基地里合影(6月17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從高原荒坡到“云端”菜園,威寧的變遷,也訴說著貴州的探索?!鞍松揭凰环痔铩钡馁F州土地零散破碎,農村祖祖輩輩種玉米,“樣樣都有,卻樣樣都不成規?!?。

  2018年,貴州在脫貧決戰中掀起一場“振興農村經濟的深刻的產業革命”,大力調減低效傳統作物,重點發展蔬菜、茶葉、食用菌、中藥材、辣椒、石斛、刺梨等12大特色產業,并“深耕”產業選擇、培訓農民、技術服務、資金籌措、組織形式、產銷對接、利益聯結、基層黨建“八要素”。

(新華全媒頭條·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圖文互動)(12)三幅“圖鑒”說變遷——貴州“穿越時空”的脫貧印記

  這是貴州省威寧縣雄山街道的溫室大棚蔬菜基地(6月16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烏蒙山區、武陵山區、滇黔桂石漠化區,高山與壩區交織的田野間,大地“調色板”不停地變幻著色彩。

  河谷種櫻桃,坡地種茶葉、中藥材、刺梨,山上養牛羊,林下搞生態種植和生態養殖,壩區種蔬菜、辣椒、食用菌……

  田野“變奏”讓薄土“生金”,2018年、2019年全省農業增加值分別增長6.8%、5.7%,連續位居全國前列,兩年間農村產業革命帶動270多萬貧困人口實現增收。

[責任編輯: 鄧嫻 劉菲]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80526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百度500